ڵͼƬ 
歡迎來到上海協力知識産權網!
從反壟斷視角,看三大運營商停戰
2019-08-21 09:09:10
近日,網傳根據中國聯通流出的一份内部材料中明确提到,“面對行業新形勢新變化,省公司層面已與友商開展競合工作,并初步達成一緻意見,在省内停止以贈卡、低門檻、大額送的校園市場惡性競争,通過競合提升價值,實現高質量發展。”在後面還有詳細的執行計劃,并要求“執行時間暫定9月1日,将于友商保持同步,實際執行以正式通知為準。”

據網友解讀,這一文件象征着移動、聯通、電信三大運營商停止持續多年、發起多輪的價格戰。

 

一、三大運營商的崛起曆程

 

為了理解現在電信運營商三足鼎立的格局,我們先回顧一下我國電信企業的發展曆史:

 

在1994年以前,我國的通信運營商隻有一家,即中國電信移動通訊郵電總局,從這個名字可知,固話、移動通信、郵政業務都歸它管,這時候政企還不分家。

 

1994年,為了引入競争,成立了老聯通。

 

1995年,實行政企分開,老電信進行了企業法人登記。

 

1998年,郵政、電信分營,老電信開始專注于電信運營。

 

2000年前後,國家決定将呈上升趨勢的移動通信業務分出去,成立了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公司。同樣國家為了引入競争機制,将傳統的固話業務拆分成了兩家,也就是“南電信”、“北網通”。

 

同時,鐵路系統鐵路通信方面的相關人員成立了中國鐵通公司。

 

2008年,由于我國衛星技術的發展,衛星通信得到長足的進步,中國衛通公司出現了。

 

至此,電信、聯通、移動、網通、鐵通、衛通六大運營商全部到齊。

 

1995年至2008年之間,六大運營商之間經曆了一段并購重組的過程:中國衛通将其基礎業務并入老電信,将其衛星通信業務并入了中國航天集團,衛通公司退出了通信市場的競争。中國鐵通并入了老移動。老電信也發展移動通信業務。中國網通與老聯通合并。至此,移動通信運營商三足鼎立的格局正式形成,分别是現在的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

 

 

 

2008年,國家提供三張3G通信經營牌照,中國聯通所支持的WCDMA标準被認為是前景最好的,接下來是中國電信支持的CDMA2000技術,最末的是中國移動支持的TD-SCDMA标準。國家将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的3G牌照壓後再發,但即使兩者開始的時間比中國移動晚一年左右,由于兩者擁有成熟的技術,仍然吸引了大量的客戶資源。中國移動決定跳開3G,直接發展4G技術,4G發牌後,三大運營商均獲得TD-LTE牌照,重新站在了同一起跑線上,開始了你追我趕的競争(中國電信、中國聯通後來又獲得了FDD-LTE牌照)。

 

 

二、惡性競争及國家管控

 

然而,由于通信行業的國家統籌色彩,三兄弟在不同時期不同業務上都曾經一家獨大,獲得過壟斷利益,都有點少爺脾氣,在競争的時候采取了價格戰的惡性競争手段,不僅采取各種營銷方法吸引用戶,有些地方甚至發展到使用剪光纖、攻擊基站、搶攤位等手段。

 

這種低水平的競争使得整個行業的發展受到阻礙,國家甚至曾經采取“領導輪換”的方法:原中國聯通董事長兼總裁調任中國移動總經理;原中國移動副總經理調任中國電信總經理;原中國電信副總經理赴任中國聯通董事長。

 

惡性競争也帶來重複投資問題。2008年8月27日,中國國家審計署的一份工作報告顯示,2002年至2006年,中國移動、電信、聯通、網通、鐵通5家企業累計投入11235億元用于基礎設施建設,重複投資問題突出,網絡資源利用率普遍偏低,通信光纜利用率僅為1/3左右。為了解決這一問題,工信部和國資委聯合印發了《關于推進電信基礎設施共建共享的實施意見》,2014年,由國資委牽頭,會同工信部,組織三大運營商召開協調會,并最終于2014年由三大運營商共同出資建立了中國鐵塔股份有限公司,提高基站資源的利用率,将基站變為可租用的接入資源。

 

 

 

三、停戰協議,會是協同壟斷的開始嗎?

 

回到文章的開頭,根據消息,三大運營商近期決定停止眼花缭亂的營銷競争,“面對行業新形勢新變化,省公司層面已與友商開展競合工作,并初步達成一緻意見,在省内停止以贈卡、低門檻、大額送的校園市場惡性競争,通過競合提升價值”“執行時間暫定9月1日,将與友商保持同步”。我們知道,市場競争有利于提高消費者的福祉,雖然消費者不歡迎惡性競争,但是消費者歡迎充分的市場競争。

 

但是,嘗過“漫遊費”、電話“初裝費”等大型電信企業壟斷招式的我們,不禁對三大運營商的停戰協議多了一份顧慮,“達成一緻意見”、“保持同步”、停止諸多優惠政策,這些用詞更使人聯想到,難不成接下來三大運營商不打價格戰了,要聯起手來割韭菜了嗎?

 

假使不憚以最大的惡意揣測這一聯合協議,如果三大運營商達成了固定價格、同進同退的協議,則涉嫌構成我國《反壟斷法》第十三條規制的橫向壟斷協議。

 

我國《反壟斷法》第十三條禁止具有競争關系的經營者達成下列壟斷協議:

(一)固定或者變更商品價格;

(二)限制商品的生産數量或者銷售數量;

(三)分割銷售市場或者原材料采購市場;

(四)限制購買新技術、新設備或者限制開發新技術、新産品;

(五)聯合抵制交易;

(六)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認定的其他壟斷協議。

本法所稱壟斷協議,是指排除、限制競争的協議、決定或者其他協同行為。

 

根據《反壟斷法》該條的規定,達成上述(一)至(五)項所列的協議,并且該協議具有排除、限制競争效果的,就構成壟斷協議。根據相關司法解釋,如果協議當事人能夠證明協議不具有排除、限制競争的效果,則可以排除在法律規制之外。

 

然而,中國移動電信市場僅有三家運營商,三家運營商一旦達成固定價格協議或其他協同行為,由于三家加起來所占市場份額為百分之一百,排除、限制競争效果不言而喻。

 

壟斷協議也不必是書面的協議或文件,如果三大運營商悄不做聲的出現了協調一緻行為,例如,套餐包含内容相同、價格相同,超套餐資費相同,而這些政策是同時或先後推出的,也會構成實質上壟斷協議行為。而這種隐蔽的壟斷行為在發現、取證上隻會更加困難。

 

我們知道,自2015年李克強總理對有關部門提出提速降費的要求以來,“網絡提速降費”已經連續三年寫入政府工作報告。今年初,工信部長苗圩明确表示,2019年年底之前,實現所有手機用戶攜号轉網,對一家公司不滿意了,帶着号選擇另外一家為你提供服務。

 

攜号轉網正是國家為了促進電信運營商之間競争所提的手段。長期以來,移動通信消費者對号碼的粘度非常高,因為手機号碼與各種網絡應用賬号、銀行卡相連,換号無疑會非常麻煩。這也導緻一直以來,三大運營商對待新用戶往往給出許多優惠政策,而老客戶卻無法享受。眼見着随着攜号轉網的落實,這一格局正要被打破,但是如果三大運營商達成壟斷協議,采用同樣價格、同樣服務,攜号轉網将失去積極意義。

 

壟斷協議一旦達成,消費者無論選擇三大運營商中的哪一家,得到的都是同質的、沒有競争力的、帶有壟斷利益的服務。

 

我國發展3G和4G網絡時,三大運營商之間的競争曾經促進了我國通信網絡的迅速發展,我國的5G網絡正在如火如荼的準備中,一旦三家達成壟斷協議,對于任何一家而言,将失去提升技術和服務水平的動力,對我國通信技術的發展也會帶來不利影響。而通信領域,不僅涉及民用,也關乎國家安全。

 

(圖片來源:百度百科)

 

猶記得2013年上海黃金協會的壟斷查處。2001年,國内黃金零售機制迎來改革,物價部門制定的零售中準金價被取消,企業按中國人民 銀行 公 布 的 黃 金 原 料 配 售 周 報價自主定價。不久後,上海黃金飾品行業協會等團體就召集了13家主要會員單位 ,提出為 “規範價格戰”,需議定“黃金自律價”。随後,上海黃金飾品行業協會先後以書面“辦法”及“口頭協議默契行為”等做法,維持高達23%的加價幅度近十年之久。直至2013年上海黃金飾品行業協會及老鳳祥、老廟黃金、亞一金店等五家金店因違反《反壟斷法》,限制競争行為共被罰約1059.37萬元。

 

三大運營商的價格戰停了,但這會是協同壟斷的開始嗎?還需廣大公衆和監管部門擦亮眼睛,予以監督。

 

(本文為授權發布,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0.044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