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ɱФ 
歡迎來到上海協力知識産權網!
【域外傳真】“337調查”教會了中國企業什麼?
2019-06-03 09:40:01
一、337調查是何方神聖?

337調查,是指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United States 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簡稱ITC)根據美國《1930年關稅法》(Tariff Act of 1930)第337節(簡稱“337條款”)及相關修正案進行的調查。如果ITC判定企業違反“337條款”,将采取制裁措施。

 

337調查的對象為:進口産品是否存在侵犯美國知識産權的行為以及進口貿易中是否存在其他不公平競争的行為。實踐中,涉及侵犯美國知識産權的337調查大部分都是針對專利或商标侵權行為,少數調查還涉及版權、工業設計以及集成電路布圖設計侵權行為等。其他形式的不公平競争包括侵犯商業秘密、假冒經營、虛假廣告、違反反壟斷法等。
 

二、337調查的基本程序
 

337調查的基本程序主要包括調查的啟動、答辯與應訴、披露、預審會議及證據提交、聽證、裁決、上訴七個程序。具體而言:

 

(1)調查的啟動。主要有兩種方式:一是由原告企業(自然人)遞交起訴狀啟動,二是ITC主動發起調查。在實踐中,337調查基本上都以第一種方式啟動。

 

(2)答辯與應訴。337調查答辯期非常短,在沒有臨時救濟動議時,被告有20天答辯期,如果有臨時救濟動議,則隻有10天。因此很多被告都選擇不應訴,但是不應訴的話,ITC可以直接作出不利判決,進而采取制裁措施。

 

(3)披露。即各方當事人獲得信息、搜集證據的過程。如果當事人認為待披露的文件(如通訊記錄或者會議記錄文件、專利分析報告、申請請求的分析文件、證明侵權或不侵權的分析報告、數據、研究報告等)中可能含有己方商業秘密,可以在調查開始前,向ITC提交含有商業秘密的文件清單,在獲得準許之後,相關文件可以不予披露。若未按要求在10日内進行披露,ITC可予以制裁。

 

(4)預審會議及證據提交。預審會議的目的在于簡化和明确争議點和訴訟請求,确定聽證範圍,為下一步的聽證做準備,同時還對證據或披露文件的真實性予以确認。

 

(5)聽證。聽證會是337調查的審理程序,分為永久性救濟措施的聽證會和臨時救濟措施的聽證會。聽證會是在行政法官的主持下,雙方當事人基于證據進行辯論。

 

(6)裁決。裁決包括初步裁決和終局裁決,初步裁決是由行政法官對聽證會提交的文件和證據進行綜合考慮作出的。初步裁決作出後,ITC可以依申請或以職權作出複審。當事人不提出申請則意味着放棄今後任何上訴的權利。複審在事實和法律方面均不受初步裁決的限制。如果ITC複審裁定有違反337調查的行為,會将其裁決及其依據呈交總統。一旦總統同意,則 ITC 的複審裁決成為終局裁決。

 

(7)上訴。對于終局裁決的上訴由聯邦巡回上訴法院負責審理。凡是受到不利影響的當事人都可以上訴,但是原被告上訴的期限不同,上訴要求用盡所有可能的行政救濟手段。
 

三、337調查的救濟措施
 

(1)和解。主要有兩種形式:一種是雙方簽署和解協議,然後根據協議内容執行;另一種是同意令。[①]同意令是指雙方協商一緻向ITC請求終止調查的書面文件,所以同意令也必須以和解協議為基礎。

 

(2)排除令。根據适用對象不同,排除令可分為對物的普遍排除令和對人的有限排除令。[②]有限排除令主要用來針對由ITC程序中的被訴方制造、進口和銷售的貨物。普遍排除令範圍更廣,可以阻止任何侵權産品進入美國,而不管其來源。因此,普遍排除令并不局限于 ITC的被訴方,是337調查程序下最強有力的救濟方式。

 

(3)停止令。停止令是針對已經進入美國的産品,命令特定的當事人停止銷售或者以其他方式利用進口到美國的被訴侵權産品,其效力及于美國境内[③]。停止令與排除令的差别在于,停止令下發後庫存産品一般不能銷售;而排除令下發後,被控産品不得入境。

 

(4)臨時性救濟措施。在調查程序進行過程中,為防止損害進一步擴大,原告可以申請臨時性救濟措施,以減少損失,如申請對被告産品禁止進口、禁止銷售或扣押等措施。但若因此給被告造成損失,在被告未違反“337條款”的情況下,原告應對其進行賠償。
 

四、337調查經典案例

在337條款施行的這些年,發生了許多經典的案例,本文僅挑選近期發生的幾個典型案例與大家分享。

 

1、美企Vs.中國企業:Ultravision公司訴中國多家LED顯示屏企業案

 

2018年3月,美國Ultravision公司向ITC提出調查申請,指控中國多家LED顯示屏企業出口産品侵犯其LED模塊化專利,請求ITC發布普遍排除令、有限排除令、禁止令。

 

包括深圳市洲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洲明科技)在内的企業第一時間積極應對調查,在迅速建立集法務、知識産權、研發、市場一體的337項目組的同時,并主動聯合其他7家企業共同應訴。最終,中國LED顯示屏企業成功向ITC證明了相關技術是中國LED企業自主研發并先使用等事實,申請方Ultravision公司單方面無條件向ITC提交了撤案終止調查的動議。

 

這是一起典型的中國企業在337調查中積極應訴并全面成功勝訴的案件,給國内企業增強了信心,相關企業的應訴經驗值得其他出口美國的企業學習與借鑒。

 

2、美企Vs.美企:美國高通公司訴美國蘋果公司案

 

美國企業不僅會對其他國家的企業申請發起337調查,也會對本土企業申請。2017年7月7日,美國高通公司向ITC提出申請,指控美國蘋果公司進口以及在美國國内銷售的部分移動電子設備、射頻及同類産品侵犯了其6項專利權,申請啟動337調查,并發布有限排除令和禁止令,以及向被訴方征收保證金。2019年4月,高通公司與蘋果公司達成和解,宣布在全球範圍内放棄一切訴訟。至此,兩家公司專利權“世紀大戰”就此落下帷幕。

 

3、中國企業Vs.中國企業: Autel Robotics公司訴大疆公司案

 

除了美國企業發起,我們還發現,實際上也存在其他國家企業申請337調查的案例。2018年8月30日, Autel Robotics公司向ITC提出申請,指控深圳市大疆創新科技有限公司及其關聯公司對美出口、在美進口或在美銷售的無人機及其組件侵犯其專利權,請求ITC發起337調查并發布有限排除令和禁止令。

 

通過查詢,這家Autel Robotics公司其實為總部位于深圳的“道通智能航空技術有限公司”。目前這一案件進展尚未有公開渠道進行報道,無論結果如何,本案都是中國公司在美針對中國公司發起337調查的典型案例。

 

根據經濟觀察網2017年的數據,針對中國企業的調查占美國發起的全部“337”調查的比重在明顯上升,由2015年的29.4%,上升至2016年的40.6%,2017年上半年到48.1%,美國的“337”調查正在加大對中國商品的調查力度。[④]

 

 
 

通過上文的介紹可以發現,“337調查”程序節奏非常緊湊,對于被告舉證要求也很高。站在被告席上的中國企業的确往往處于非常不利的地位,無論是語言障礙還是法律隔閡,都會給中國企業造成不小的壓力。但這絕不是中國企業不去應訴的理由,我們絕不應該被動“挨打”。通過典型案例我們也看到,已經有中國企業在這一調查程序中成功應訴,保障了自己的市場和合法權益。甚至有中國企業主動發起了相關調查。這樣的轉變,讓我們看到已經有國内企業意識到知識産權保護的重要性,并已經開始将其作為有力的武器。

 

[①] 參見吳民平:《美國337條款法律研究》第56頁,華東政法大學博士學位論文。

[②] 參見朱曉芳:《美國貿易法上的337調查及中國的應對》第17頁,蘇州大學碩士學位論文。

[③] 參見吳民平:《美國337條款法律研究》第79頁,華東政法大學博士學位論文。

[④]http://www.eeo.com.cn/2017/0623/307070.shtml

(本文為授權發布,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0.045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