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迎來到上海協力知識産權網!
2018年度商标領域十大典型案例
2019-04-30 09:35:53
4月25日,2019年國家知識産權局開放日活動在京舉辦。啟動儀式上國家知識産權局商标局局長崔守東發布了2018年度商标領域典型案例。

案例詳情見下。

 

1.打擊不以使用為目的、大量複制摹仿他人商标行為的“MOTO RETA”商标異議案。

 

2.打擊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利用商業合作關系搶注他人商标行為的“高山别莊”商标異議案。

 

3.打擊在關聯密切商品上惡意搶注他人商标行為的“卡深罕”商标異議案。

 

4.打擊搶注外國地理标志、誤導公衆行為的 “奧福格”商标異議案。

 

5.打擊多次反複摹仿他人馳名商标、攀附他人商譽行為的“藍色之誨”商标異議案。

 

6.打擊利用商标标志低俗暗示制造營銷噱頭、有害社會主義道德風尚行為的“叫個鴨子及圖”商标駁回複審案。

 

7.打擊惡意借助公衆熟知的商标聲譽、以傍名牌為目的行為的“途牛”商标無效宣告案。

 

8.打擊利用合同、業務往來或者其他關系惡意搶注他人商标行為的“MASkin”商标無效宣告案。

 

9.打擊侵犯知名影視作品及其主角名稱“在先權益”行為的“哈利波特Halibote及圖”商标無效宣告案。

 

10.打擊大量申請注冊與他人在先使用的知名品牌構成相同或近似的商标,且明顯缺乏真實使用意圖,以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行為的“1号yhd.com”商标無效宣告案。

 

 

1.打擊不以使用為目的、大量複制摹仿他人商标行為的“MOTO RETA”商标異議案

 

注冊号:18021136

商标名稱:MOTO RETA

被異議人:李某某

異議人:萌童瑞特時尚少兒有限公司

 

基本案情
  

萌童瑞特時尚少兒有限公司(以下稱異議人)于2016年11月14日對李某(以下稱被異議人)經初步審定并公告的第18021136号MOTO RETA商标提出異議申請。被異議商标指定使用在第25類“服裝;嬰兒全套衣”等商品上。異議人異議理由主要有兩點:一是異議人商标MOTO RETA極具獨創性,并于2014年12月30日在西班牙獲準注冊,被異議商标與引證商标構成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二是被異議人明知異議人擁有在先使用的商标、商号而進行搶注,主觀惡意明顯,違反《商标法》第三十二條的規定。被異議人在法定期限内進行了答辯,認為被異議人與異議人擁有的商标專用權利範圍不沖突,向商标局提出商标注冊申請符合《商标法》規定。
  

在本案審理過程中,經查實,被異議人先後在多類商品上申請注冊近900件商标,涉及第3、9、14、18、25、30、43類等多個類别。除被異議商标外,還包括MONCROSS及圖、FILLES PAPA及圖、CLUE DE CLARE等他人在先使用商标。被異議人在不同類别上大量注冊申請與他人品牌相同或高度近似的商标,且諸多商标因與他人在先商标相同或近似而被商标局予以駁回;初步審定的商标已有80餘件被他人提出異議,因與他人在先使用或注冊的有一定獨創性的商标近似,絕大部分已裁定不予注冊。部分商标被他人提出無效宣告申請,商評委在案件審理中亦認定被異議人申請注冊大量商标,已超出正常生産需要,被申請人行為擾亂正常的商标注冊管理秩序,并有損公平競争的市場秩序,構成《商标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所指的“以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之情形。
  

被異議人作為一名自然人,其申請注冊商标數量、類别明顯超出市場主體的正常需求,且存在大量與他人在先使用且顯著性較強的商标完全相同之情形。在本案中,被異議商标與異議人在先使用有一定獨創性的MOTO RETA商标完全相同,被異議人亦未能舉證證明被異議商标為其獨立創作完成或說明其設計創意來源,其注冊意圖難謂正當。因此,可以認定被異議人的商标注冊行為明顯具有複制、摹仿他人商标的故意,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同時其大量申請注冊商标的行為擾亂正常的商标注冊秩序,依據《商标法》第七條、第三十條、第三十五條規定,被異議商标不予注冊。

典型意義
  

商标的生命在于使用。近年來,市場上出現了大量非以使用為目的、搶注他人知名商标、大量囤積商标牟利的現象。本案系較為典型的非正常申請,即利用我國通過注冊取得商标權的商标制度,将商标作為牟利手段,大量申請注冊。此種申請行為又常與違反誠信原則,複制、摹仿他人知名商标的行為交織在一起。
  

與其他典型的大量惡意注冊案件不同的是,本案被異議人搶注的商标并非中國公衆耳熟能詳的國際一線品牌,而是衆多尚未達到較高知名度的商标,其搶注行為具有一定隐蔽性,但被異議人申請注冊商标與衆多他人在先使用且顯著性較強的商标完全相同,數量之多、近似程度之高,實難謂巧合。異議部門在審理中通過注冊異常信息提示、查詢相關當事人注冊信息、關聯案件審理結論等方法,及時發現、甄别具有一貫惡意的申請者,加強分析研判,嚴厲打擊商标惡意搶注和囤積行為,以引導社會公衆樹立正确的商标注冊意識,營造良好經濟發展環境。

 

2.打擊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利用商業合作關系搶注他人商标行為的“高山别莊”商标異議案

 

注冊号:19638921

商标名稱:高山别莊

被異議人:杭州三吾科技有限公司

異議人:雲南香格裡拉高山别莊酒店有限公司

 

基本案情
  

雲南香格裡拉高山别莊酒店有限公司于2017年5月22日對杭州三吾科技有限公司經初步審定公告的指定使用在第35類服務上的第19638921号高山别莊商标提出異議。被異議商标高山别莊指定使用于第35類“廣告宣傳;飯店商業管理”等服務上。異議人異議理由為:異議人雲南香格裡拉高山别莊酒店有限公司及其關聯企業德欽高山别莊酒店有限公司分别成立于2009年以及2006年。高山别莊是異議人及其關聯企業獨創的商标及在先登記的商号,經過長期使用及宣傳推廣,已在相關消費者中具有較高的知名度及影響力。被異議人與異議人具有特定關系,明知異議人商标存在仍進行搶注,有違誠實信用原則,并違反了《商标法》第十五條第二款的相關規定。同時,被異議人申請注冊被異議商标侵犯了其在先商号權。被異議人未在規定期限内作出答辯。
  

本案中,異議人稱被異議人申請注冊被異議商标構成特定關系人搶注他人在先使用商标,并提交了如下證據材料:被異議人杭州三吾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司登記信息、被異議人之股東鐘某的投資及任職報告、異議人酒店和微信官網建設合同和發票、企業郵箱代理合同和發票、被異議人之股東鐘某與異議人的郵件往來記錄截圖等。上述證據可證明鐘某是杭州雲互科技有限公司股東之一,曾代表杭州雲互科技有限公司與異議人發生業務合作,簽訂了酒店和微信官網建設合同及企業郵箱代理合同。同時,鐘某也是本案被異議人杭州三吾科技有限公司(2016年5月20日變更為杭州鮮呗科技有限公司)股東之一。因此,本案被異議人有條件知曉異議人在先使用的高山别莊服務标識。
  

綜上,被異議人在未經異議人授權的情況下,申請注冊與異議人在先使用的服務标識相同的商标,指定使用服務與異議人所從事的服務密切相關,因此被異議人申請注冊被異議商标的行為違反了我國《商标法》第十五條的相關規定,被異議商标不予核準注冊。

典型意義
  

本案系适用《商标法》第十五條第二款規制惡意注冊的典型案例。該條款是《商标法》第三次修改新增的實體條款,這一條款彌補了2001年《商标法》對利用特定關系惡意搶注他人商标無法有效制止的法律缺陷,是誠實信用原則在實體條款中的重要體現。對該條款中“合同、業務往來關系或其他關系”範圍的界定,應當從維護誠實信用原則立法宗旨出發,以保護在先權利、制止不公平競争為落腳點,隻要因合同、業務往來或其他關系而明知他人在先使用商标存在而進行搶注的,均應納入第十五條第二款規定予以規制。在此類案件中,權利人隻需證明在先商标為其在先使用的商标,無須證明商标知名度。本案被異議人因與異議人在先曾經存在的商業合作關系而充分知悉其商标的市場價值與潛在利潤,但其不僅未對異議人在先商标合理避讓,還同時在與異議人主營業務具有緊密關聯的第16類、第43類類似商品及服務上申請注冊了高山别莊商标,其行為違反誠實信用原則,損害公平有序的市場競争秩序。在商标異議程序中正确運用《商标法》第十五條第二款,對于維護誠實守信的商業道德和交易安全,淨化和規範市場環境有着重要意義。

 

3.打擊在關聯密切商品上惡意搶注他人商标行為的“卡深罕”商标異議案

 

注冊号:19125724

商标名稱:卡深罕

被異議人:廣州卡深罕化工科技有限公司

異議人:廣州諾拜因化工有限公司

 

基本案情
  

廣州諾拜因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稱異議人)于2017年3月27日對廣州卡深罕化工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稱被異議人)經初步審定并公告的第19125724号卡深罕商标(以下稱被異議商标)提出異議申請。被異議商标指定使用于第1類“工業用粘合劑、生産加工用除脂劑、工業用軟化劑、化學冷凝制劑”等商品上。異議人認為,被異議商标違反《商标法》第七條、第十五條、第三十條的相關規定,被異議商标應不予核準注冊。被異議人在法定期限内予以答辯,答辯理由主要是:被異議商标與異議人引證商标未構成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異議人主張《商标法》第十五條證據不足。
  

經審理,被異議商标卡深罕指定使用于第1類“生産加工用除脂劑、工業用軟化劑”等商品上。異議人引證在先注冊的第18609088号卡深罕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為第4類“溶劑油、潤滑劑”等。異議人提供了被異議人股東為其雇用員工的勞動合同書、崗位協議書、被異議人的工商注冊信息、法院關于認定被異議人股東曾作為異議人雇用員工侵犯異議人商業秘密的判決書等證據材料。本案中,“卡深罕”非漢語中的固有詞語,為異議人獨創的臆造性詞語,他人獨立設計的可能性非常小,異議人持有的卡深罕商标在當地具有一定知名度。本案被異議人股東曾為異議人的員工,離職後創建與異議人同行業公司,其企業字号“卡深罕”與異議人引證商标完全相同,在明知異議人商标存在的情況下,仍在第1類和第2類等密切相關商品上申請注冊包括被異議商标在内的與異議人引證商标完全相同的4件商标,其行為難謂正當,具有明顯主觀惡意。雙方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功能、用途密切關聯,構成類似商品。雙方商标已構成使用于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被異議商标的注冊和使用易導緻消費者的混淆誤認。依據《商标法》第三十條、第三十五條規定,被異議商标不予注冊。

典型意義
  

本案是一起涉及突破類似商品和服務區分表(以下簡稱區分表)認定商品類似關系的案例。很多惡意申請人利用區分表預設的類似關系,在非類似但關聯性較高的商品和服務上注冊與在先權利人完全相同或高度近似的商标,以達到攀附他人商譽,謀取不當利益的目的,此種惡意注冊行為應予制止。
  

避免商品來源混淆是商标保護的一項基本原則。商标的保護要充分考慮市場實際,對商品類似的判斷也應與時俱進,充分反映市場環境和交易觀念所發生的變化,同時要充分考慮制止不正當競争行為、保護消費者利益的需要,因此在異議等确權程序中,商品類似關系的認定具有一定個案性。實踐中,為避免商品來源混淆而突破區分表上預設的商品類似關系,一般需要考量商标近似程度、商品的關聯程度、引證商标的獨創性和知名度,尤其被異議人的主觀惡意等因素。本案中,被異議商标與異議人引證商标文字完全相同。根據區分表雙方商标指定使用商品分屬不同類别并不類似,但是商品的功能和用途密切相關,被異議人具有明顯主觀惡意。在此情形下,應從商标權本質出發,正确理解商标和商品的關系,充分考慮個案情況,以防止混淆、保障消費者利益為前提,以商品的客觀因素為基礎,同時考慮個案因素,适當突破适用區分表,以有力地制止惡意注冊行為,依法保護在先權利和合法利益,以實現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統一。

 

4.打擊搶注外國地理标志、誤導公衆行為的 “奧福格”商标異議案

 

注冊号:20390515

商标名稱:奧福格

被異議人:通滋國際貿易(上海)有限公司

異議人:法國國家産品原産地與質量管理局

 

基本案情
  

法國國家産品原産地與質量管理局于2017年8月11日對通滋國際貿易(上海)有限公司經初步審定公告的第20390515号奧福格商标提出異議申請。被異議商标指定使用于第29類“魚罐頭;腌制水果;腌制蔬菜;黃油;奶油(奶制品);奶酪;牛奶;牛奶制品;食用油脂;加工過的堅果”等商品上。異議人認為:BLEU D’AUVERGNE(布勒·德·奧福格)是法國奶酪産品的原産地名稱(地理标志),他人不得将其作為商标進行注冊或使用。被異議商标包含了該原産地名稱(地理标志)中文名稱的主要部分,會使消費者産生混淆和誤認。BLEU D’AUVERGNE(布勒·德·奧福格)是公衆知曉的法國地名,被異議商标包含該公衆知曉的外國地名的主要部分,根據《商标法》第十條第二款的有關規定,被異議商标應不予注冊并禁止使用。被異議人答辯稱:異議人提交的關于《BLEU D’AUVERGNE》原産地冠名保護法令簽署日期晚于被異議商标申請日期。奧福格并非AUVERGNE的中文翻譯,其中文翻譯為奧弗涅。AUVERGNE(奧弗涅大區)不屬于公衆知曉的外國地名。被異議商标的申請注冊不存在惡意注冊行為。
  

本案中,異議人提交的證據材料可以證明,BLEU D’AUVERGNE是法國奶酪産品的原産地名稱,代表了該産區奶酪産品的特有品質,奧福格為AUVERGNE對應的中文翻譯。被異議商标包含了原産地名稱“BLEU D’AUVERGNE”對應中文名稱的主要部分,而被異議人并非來源于該原産地名稱所标示的地區,因此被異議商标在“奶酪”商品上的注冊使用容易誤導公衆,違反了《商标法》第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被異議商标用于其他指定使用商品,易使相關公衆對商品本身産生誤認,或者易使相關公衆對商品的原料成分、口味、品種、品質等産生誤認,違反了《商标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的相關規定。依據《商标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第十六條第一款、第三十五條規定,決定被異議商标不予注冊。

典型意義
  

本案涉及外國地理标志保護問題。原産地名稱(地理标志)的形成基于長期的曆史傳統,是商品生産加工過程中因含有的自然因素或者人文因素作用而長期形成的,是不以官方公報發布時間所決定的客觀存在。地理标志是工業産權的保護對象之一,《巴黎公約》、世界貿易組織《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産權協議》(Trips協議)均有相應規定和保護。我國于1985年加入《巴黎公約》,同時作為世界貿易組織成員,承擔着保護原産地名稱(地理标志)的義務。地理标志作為一項可以提高産品附加值、促進原産地經濟和環境可持續發展的知識産權,具有顯著的經濟價值。對地理标志的保護也一直受到各國政府關注。在涉外地理标志保護案件的審理中,商标行政主管部門堅持平等保護中外知識産權權利人合法權益的原則,依法履行國際條約義務,在保護地理标志商标,促進經濟社會發展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5.打擊多次反複摹仿他人馳名商标、攀附他人商譽行為的“藍色之誨”商标異議案

 

注冊号:19053726

商标名稱:藍色之誨

被異議人:朱某某

異議人:江蘇洋河酒廠股份有限公司

 

基本案情

 

異議人江蘇洋河酒廠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稱異議人)于2017年3月6日對被異議人朱某(以下稱被異議人)經初步審定并公告的第19053726号 商标提出異議。被異議商标 指定使用于第33類“苦味酒”等商品上。異議人異議理由為:被異議商标 與異議人在先注冊的第3612960号藍色經典、第3606409号海之藍等商标構成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違反了《商标法》第三十條的規定。被異議人在第33類商品上申請多件摹仿異議人系列品牌的商标,主觀上具有攀附異議人系列品牌知名度的惡意,其行為有違誠實信用原則。異議人同時提交證據材料,其旗下藍色經典及系列商标(夢之藍、天之藍、海之藍)所獲得相關榮譽材料,《人民日報》等媒體對異議人及藍色經典系列品牌報道,被異議人多次申請藍色之海和 等摹仿異議人商标的檔案信息及被異議人所在公司部分産品的圖片等。被異議人未在規定期限内作出答辯。
  

本案中,異議人提交的所獲榮譽、宣傳報道等證據材料可以證明,異議人引證商标在第33類“酒(飲料)”等商品上具有一定知名度。異議人提交的被異議人及所屬公司相關情況的證據材料可以證明,被異議人與異議人同屬一地,且均為白酒行業,被異議人理應知曉異議人商标。
  

經查,被異議人在第33類“白酒”等商品上曾申請注冊藍天之海、藍色之海海天夢、藍包之海、藍色之海、藍色之海夢等多件與異議人在先注冊的海之藍、夢之藍等商标呼叫、含義相近的商标。其中,第9251741号 商标經核準注冊後,已由異議人于2015年提出無效宣告申請,國家知識産權局商标評審委員會在無效宣告程序中裁定該商标與異議人在先注冊的藍色經典商标構成近似商标,予以無效宣告。因此,被異議人具有明顯的摹仿、攀附異議人知名商标的主觀意圖,此種意圖更易增加雙方商标在實際使用中混淆的可能性。因此,雙方商标已構成使用于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依據《商标法》第三十條、第三十五條規定,被異議商标不予核準注冊。

典型意義
  

遏制惡意注冊,提倡誠實信用,是商标異議程序遵循的重要價值觀。本案是較為典型的針對同一權利人商标,多次、反複進行摹仿的案件。本案主要涉及商标近似判斷的問題,一些“傍名牌”商标通過設計、變形等方法,僥幸通過審查的第一道關口,而在異議程序中,審查員通過從商标的知名度、獨創性,主觀惡意及混淆可能性等多個維度去綜合考量,尤其将主觀惡意作為重要考量因素,對“傍名牌”行為進行規制,以體現鼓勵誠信競争、遏制仿冒搭車的價值導向。
  

本案被異議商标由文字“藍色之誨”構成,與異議人藍色經典、海之藍等商标文字構成有一定差異,但綜合考慮被異議人多次、反複摹仿異議人商标的系列注冊申請行為,可以認為被異議人具有攀附異議人商标的意圖。此外,被異議人在其在先注冊的 商标被無效宣告後,又重複申請文字完全相同的被異議商标,此種注冊申請行為難謂正當。對于此類商标申請行為,不應囿于商标近似判斷的一般性規則,而應從保護在先商标商譽、遏制“傍名牌”、鼓勵正當競争等角度出發,從嚴把握審查尺度,認定雙方商标構成近似商标,以實現對知名品牌的強保護,有效維護健康競争秩序,激勵市場主體培育自主品牌,推動中國商标品牌創新發展。

 

6.打擊利用商标标志低俗暗示制造營銷噱頭、有害社會主義道德風尚行為的“叫個鴨子及圖”商标駁回複審案

 

注冊号:15740333

商标名稱:叫個鴨子及圖

申請人:北京味美曲香餐飲管理有限公司

 

◎第15740333号叫個鴨子及圖商标駁回複審案

  

  

一、基本案情

 

第15740333号叫個鴨子及圖商标(以下稱申請商标)由北京味美曲香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即本案申請人)于2014年11月19日提出注冊申請,指定使用在第43類“住所代理(旅館、供膳寄宿處)、烹饪設備出租”等服務上。後經審查,以申請商标标識文字部分使用在指定服務項目上,直接表示了該服務的内容等特點,并易造成不良社會影響,不得作為商标使用,違反了《商标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的規定為由駁回其注冊申請。2016年6月7日,申請人不服上述駁回決定,依法提出駁回複審請求。
  

二、決定結果
  

經審理認為,申請商标叫個鴨子及圖用作商标格調不高,易産生不良社會影響,已構成《商标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所指情形。申請人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北京知識産權法院一審判決維持原商标評審委員會駁回決定,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撤銷原商标評審委員會駁回決定。原商标評審委員會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再審申請。最高人民法院于2018年12月24日作出(2018)最高法行再188号行政判決書,判決撤銷二審判決,維持一審判決。
  

三、典型意義
  

《商标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規定,有害于社會主義道德風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響的标志不得作為商标使用。商标标志有悖于一定時期社會公認的行為準則、價值觀念、道德标準的,屬于該規定所指有害于社會主義道德風尚情形。判斷商标标志是否構成上述情形,應綜合考慮其文字組合、構詞方式、應用語境、使用商品、接觸人群等特點。
  

本案中,“鴨子”通常指一種家禽,但在一定語境中也有“提供色情服務的男性”之第二含義。社會公衆接觸到“鴨子”一詞時是将其作為通常含義認知,還是作為第二種含義認知,與其前後語境和作為商标使用的具體情境密切相關。“叫個鴨子”使用“叫”為謂語動詞,使用“個”為量詞,與餐飲行業中訂餐時常用的謂語和量詞明顯不同,“叫個”+“鴨子”的特殊構詞方式形成的語境容易使人将“鴨子”與前述第二種含義相聯系,對“叫個鴨子”整體産生“購買男性色情服務”的低俗聯想。此外,“叫個鴨子”品牌在營銷過程中使用的廣告宣傳用語、營銷戰術等具有“引人遐想”的暗示性,申請人還同時申請注冊了滿足你對鴨子的一切幻想、招隻雞來商标,強化了這種低俗聯想。雖然訴争商标整體組合中尚有鴨子的具象圖形,但是相比而言,文字的認讀、呼叫和傳播功能更強,更易産生社會影響,鴨子圖形并不能沖淡或者抵消“叫個鴨子”文字所産生的低俗暗示。
  

商标是附着在商品上進入公共領域的商業标志,除了承載企業商譽之外,還自覺或不自覺地負載着一定的價值傳揚和文化傳播功能。本案申請商标指定使用在“飯店”等服務上,其在公共領域中的實際接觸者和影響力範圍存在廣泛性和不确定性,商标所體現的文化格調和價值内涵能夠通過其使用被廣泛傳播。申請人通過商标标志的低俗暗示打擦邊球,制造營銷噱頭,吸引公衆關注的行為本身也容易對公共秩序、營商文化、社會道德風尚産生不良影響。因此,本案申請商标已構成《商标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所指“有害于社會主義道德風尚”的情形,應不予審定并禁止使用。

 

7.打擊惡意借助公衆熟知的商标聲譽、以傍名牌為目的行為的“途牛”商标無效宣告案

 

注冊号:16004180

商标名稱:途牛

被申請人:青島百奕名車彙商貿有限公司

申請人:南京途牛科技有限公司

 

◎第16004180号途牛商标無效宣告案

  

  

一、基本案情

 

第16004180号途牛商标(以下稱争議商标)由青島百奕名車彙商貿有限公司(即本案被申請人)于2014年12月24日提出注冊申請,2017年7月4日經異議程序決定被準予注冊,核定使用在第20類“折疊式躺椅、墊褥(亞麻制品除外)”等商品上。2017年12月11日,該商标被南京途牛科技有限公司(即本案申請人)提出無效宣告請求。申請人稱:途牛商标系申請人獨創,具有很強的顯著性,經過大量廣泛的使用宣傳已在旅遊行業具有極高的知名度和影響力。争議商标是對申請人第6631862号途牛商标(以下稱引證商标)的複制和抄襲,争議商标的注冊将淡化申請人途牛商标的顯著性,造成消費者誤認,請求依據《商标法》第十三條等規定,宣告争議商标無效。對此,被申請人的主要答辯意見為:“途牛”為被申請人獨創詞語,争議商标經被申請人長期使用,其顯著特征更加突出,并在消費者中具有相當高的知名度,申請人申請高知名度商标保護的主張不符合法律規定,請求維持争議商标的注冊。
  

二、裁定結果

 

經審理認為,申請人引證商标曾被适用《商标法》第十三條的規定予以保護,且根據申請人提交證據可知,途牛商标自2008年開始被廣泛使用于申請人提供的旅遊等各類服務上。此外,申請人通過提供旅遊服務、廣告宣傳等多種方式,在全國範圍内對其商标及服務進行了多方位的大力宣傳和使用,申請人及其途牛品牌獲得了多項榮譽。綜上所述,引證商标在觀光旅遊等服務上通過長期廣泛的宣傳和銷售,已為我國相關公衆所熟知。争議商标途牛與申請人引證商标途牛文字構成相同,其核定使用的存儲和運輸用非金屬容器、枕頭、野營睡袋等商品為申請人所述旅遊行業必需品,存在一定關聯性。基于此,被申請人申請注冊争議商标的行為已構成對申請人引證商标的複制和抄襲,争議商标的注冊和使用易誤導公衆,緻使申請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損害。因此,争議商标的注冊已構成《商标法》第十三條第三款所指不予注冊并禁止使用之情形,應予宣告無效。
  

三、典型意義
  

本案涉及《商标法》第十三條第三款關于在不相類似商品或服務上确定其保護範圍、适用條件問題,要從市場交易的環境和消費者認知的程度等實際情況進行多方位考量,對可能損害當事人及消費者權益、影響公平競争的市場環境等不良後果的商标注冊行為予以禁止。存在複制為公衆知曉的商标或具有“傍名牌”、打擦邊球等行為的前提下,對于知名度較高、獨創性較強、使用在日常消費品或服務上的高知名度商标,對其保護的範圍應予相對适度放寬。

 

8.打擊利用合同、業務往來或者其他關系惡意搶注他人商标行為的“MASkin”商标無效宣告案

 

注冊号:10519462

商标名稱:MASkin

被申請人:上海源時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申請人:蘇州世康防護用品有限公司

 

◎第10519462号MASkin商标無效宣告案

  

 

一、基本案情
  

第10519462号MASkin商标(以下稱争議商标)由上海源時貿易公司于2012年2月22日申請注冊,指定使用在第10類“口罩、矯形用物品”等商品上,2016年8月2日經異議裁定準予注冊,商标專用期自2015年3月28日至2025年3月27日。2017年5月12日,經核準争議商标注冊人名義變更為上海源時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即本案被申請人)。後争議商标被蘇州世康防護用品有限公司(即本案申請人)提出無效宣告申請。申請人稱:申請人的股東陳某等人在先設計、創作了MASkin商标,被申請人自2012年2月8日起與申請人進行商務合作,并一直通過郵件方式溝通、合作,被申請人注冊使用争議商标的行為違反了《商标法》第十五條第二款的規定。對此,被申請人答辯稱:申請人對MASkin商标不享有在先權利,被申請人授權申請人生産了MASkin口罩,被申請人代表人徐某、申請人代表人陳某分别代表各自公司參與利潤分成,申請人存在搶注被申請人商标的行為。綜上,被申請人注冊使用争議商标并未違反《商标法》的規定,争議商标應予維持。
  

二、裁定結果
  

經審理認為,綜合考慮雙方當事人在本案中提交證據可知,在争議商标申請注冊前,申請人已将MASkin作為商标在口罩等類似商品上進行了使用。而被申請人在争議商标申請注冊前與申請人通過郵件方式溝通口罩價格、産品圖樣等信息,二者存在業務往來關系,被申請人對申請人及其MASkin商标理應知曉。争議商标與申請人MASkin商标文字構成完全相同,其指定使用的口罩、按摩用手套、醫務人員用面罩商品與口罩商品屬于同一種或者類似商品,被申請人在該部分商品上注冊使用争議商标已構成對申請人商标的惡意搶注。綜上,争議商标指定使用在口罩、按摩用手套、醫務人員用面罩商品上的注冊違反了《商标法》第十五條第二款的規定。因此,争議商标指定使用在上述商品上的注冊予以無效宣告。
  

三、典型意義
  

《商标法》第十五條第二款規定“就同一種商品或者類似商品申請注冊的商标與他人在先使用的未注冊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申請人與該他人具有前款規定以外的合同、業務往來關系或者其他關系而明知該他人商标存在,該他人提出異議的,不予注冊”。特定關系人因合同、業務往來或者其他關系明知他人商标而搶注的行為違反了誠實信用原則,侵害了在先商标使用人或者利害關系人的合法利益。該條款中對合同、業務往來或者其他關系範圍的界定應當從維護誠實信用原則立法宗旨出發,以保護在先權利、制止不公平競争為落腳點,隻要因合同、業務往來關系或者其他關系而明知他人在先使用商标存在而進行搶注的,均應納入本款規定予以規制。該條款有效制止對利用其他特殊關系惡意搶注他人商标的行為,更加明确地彰顯了加強打擊惡意注冊、維護誠實信用原則的立法目的,為在商标确權程序中保護正當合法的在先使用權益賦予了更加有力的法律武器。

 

9.打擊侵犯知名影視作品及其主角名稱“在先權益”行為的“哈利波特Halibote及圖”商标無效宣告案

 

注冊号:18436154

商标名稱:哈利波特Halibote及圖

被申請人:江川輝勝商務有限公司

申請人:華納兄弟娛樂公司

 

◎第18436154号哈利波特Halibote及圖商标無效宣告案

  

  

一、基本案情
  

第18436154号哈利波特Halibote及圖商标(以下稱争議商标)由江川輝勝商務有限公司(以下稱被申請人)于2015年11月26日提出注冊申請,2017年1月7日獲準注冊,核定使用在第5類“醫用營養食物、營養補充劑、嬰兒食品、嬰兒奶粉、嬰兒尿褲、嬰兒尿布、人用藥”等商品上。華納兄弟娛樂公司(以下稱申請人)于2017年9月21日對争議商标提出無效宣告請求。申請人認為争議商标的注冊損害了申請人對HARRY POTTER及其中文譯文哈利·波特享有的知名商品(電影)特有名稱權益和商品化權,違反了《商标法》第三十二條的規定,請求依法予以無效宣告。被申請人在規定期限内未予答辯。
  

二、裁定結果
  

經審理認為,申請人是哈利·波特系列影視作品的出品方,根據申請人提交的在案證據可以證明在争議商标申請日前,哈利·波特系列小說及電影已經在中國大陸地區進行了廣泛的宣傳、播放,并具有較高知名度。“哈利·波特”作為上述哈利·波特系列影視作品中的主角名稱也因此為相關公衆所熟知,其知名度的取得是申請人創造性勞動的結晶,也是申請人投入大量勞動和資本所獲得的,由此帶來的商業價值和商業機會應為申請人享有的合法權益,并受到法律保護。而争議商标的顯著識别文字與申請人的上述知名影視作品中的主角名稱哈利·波特完全相同,考慮到實踐中,利用影視作品名稱、重要成員名稱等進行商業衍生商品或服務開發已經成為現實且普遍的現象,争議商标核定使用在“營養補充劑、嬰兒食品、嬰兒尿褲”等商品上,容易使相關消費者誤認為上述商品與申請人賴以知名的系列影視作品哈利·波特相關或者已經獲得了其授權。因此,争議商标的注冊使用可能會不正當地借用申請人基于其系列影視作品而享有的商業信譽,擠占申請人基于其系列影視作品而享有的市場優勢地位和交易機會,損害申請人基于其系列影視作品中的主角名稱而享有的在先權益,已構成《商标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的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之情形。
  

另,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稱,是指知名商品獨有的與通用名稱有顯著區别的商品名稱。本案中,申請人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其哈利·波特名稱在争議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人用藥”等同一種或類似商品上構成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稱。據此,申請人該項主張缺乏事實依據,不予支持。
  

三、典型意義
  

《商标法》第三十二條“申請商标注冊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的立法目的是在商标授權确權程序中解決商标權與相關權利人擁有的其他在先權利之間的沖突問題。該條款所指的在先權利不僅包括現行法律已經明确規定的在先法定權利,也包括根據《民法通則》和其他法律的規定應予保護的合法權益。本案申請人所主張的“商品化權”,指的是權利人具有的将知名形象、知名作品名稱等相關标識與商品或服務結合,投入商業性使用而取得經濟利益的權利。由于該權利并非法定的民事權利類型,故将其認定為“在先權益”。當影視作品主角名稱因具有一定知名度而不再單純局限于作品、人物本身,與特定商品或服務的商業主體或商業行為相結合,影視作品相關公衆将其對于作品的認知與情感投射于影視作品及其主角名稱之上,并對與其結合的商品或服務産生信任感和消費需求,使權利人借此獲得影視出版發行以外的商業價值與商業機會時,則該影視作品主角名稱可以構成“在先權益”。
  

商品化權益雖無法律明文規定,但考慮到哈利·波特作為知名影視作品及其主角名稱所積累的市場知名度和商業信譽等是申請人投入大量勞動和資本所獲得,為其應享有的合法在先權益,将具有商業價值的知名影視作品及其主角名稱作為在先權益給予保護,有利于制止利用商标注冊占有他人智慧勞動成果的不誠信行為,對鼓勵智慧成果的創作和商業轉化、促進文化事業的蓬勃發展和塑造良好營商環境發揮了積極作用。

 

10.打擊大量申請注冊與他人在先使用的知名品牌構成相同或近似的商标,且明顯缺乏真實使用意圖,以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行為的“1号店yhd.com”商标無效宣告案

 

注冊号:16325862

商标名稱:1号店yhd.com

被申請人:廣州淘信互聯網科技有限公司

申請人:新崗嶺有限公司

 

◎第16325862号1号店yhd.com商标無效宣告案

  

 

一、基本案情
  

第16325862号1号店yhd.com商标(以下稱争議商标)由廣州淘信互聯網科技有限公司(即本案被申請人)于2015年2月6日提出注冊申請,核定使用在第41類“家教服務、組織表演(演出)、流動圖書館”等服務上,2017年8月7日獲準注冊。2017年9月13日,新崗嶺有限公司(即本案申請人)對争議商标提出無效宣告請求。申請人稱:1号店系列商标為申請人所獨創并使用、注冊,具有很強的顯著性,經過申請人的大量使用和廣泛宣傳,申請人1号店系列商标具有極高的知名度和商業價值,與申請人之間具有唯一的對應關系。被申請人申請注冊争議商标的行為,具有很強的主觀惡意性,違反了誠實信用原則,是一種不正當競争行為,争議商标的注冊及使用将造成消費者的誤認和混淆,并産生衆多不良後果。因此,依據《商标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的相關規定,請求對争議商标予以無效宣告。對此,被申請人逾期答辯稱:争議商标與申請人商标分屬不同類别,且争議商标經過被申請人使用已在網絡技術服務上具有一定知名度,請求維持争議商标的注冊。
  

二、裁定結果
  

經審理認為,争議商标與申請人在先所有的1号店yhd.com、1号店The Store商标在呼叫、文字構成等方面相同或相近。除本案争議商标外,被申請人還先後在不同類别的商品或服務上申請注冊了90多件商标,其中包括微博搞笑排行榜、神廟逃亡、餓了麼、應用寶、花呗、借呗、白條、天天果園、58到家、大衆點評、芝麻信用、土巴兔、AA收款、韓後、優步、滴滴出行、航班管家等衆多與他人知名品牌相同或相近的商标。上述商标或被他人提出異議、無效申請,或因與他人在先商标近似而未能獲準注冊。被申請人在答辯中并未對其注冊上述商标的意圖或設計來源作出合理解釋。據此,可以認定被申請人的上述注冊行為已明顯超出正常的生産經營需要,具有借助他人知名品牌進行不正當競争或通過囤積買賣商标牟取非法利益的意圖。該類不正當注冊行為不僅會導緻相關公衆對商品來源産生混淆誤認,還會擾亂正常的商标注冊管理秩序,并有損于公平競争的市場秩序,違反了誠實信用原則,已構成《商标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以欺騙手段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商标注冊之情形。
  

三、典型意義
  

《商标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中“以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商标注冊的行為”是指确有充分證據證明系争商标注冊人采用欺騙手段以外的擾亂商标注冊秩序、損害公共利益、不正當占用公共資源或者以其他方式牟取不正當利益等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的行為。實踐中,系争商标申請人申請注冊多件與他人在其他類别在先使用并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标構成相同或近似的商标,例如應用寶、餓了麼ele.me、滴滴出行及圖、韓後、電腦管家等,且系争商标注冊人并未就上述商标的創意來源作出合理解釋,則可以認為申請人申請注冊上述商标的行為明顯具有攀附他人已經形成的商譽的主觀惡意。該行為屬于本條所指的“以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之情形。

 

來源:中國市場監管報公衆号

 
0.045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