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¼ 
歡迎來到上海協力知識産權網!
“樂樂茶”疑似抄襲茶顔悅色,新式茶飲行業離了原創還能走多遠?
2019-09-25 09:40:24

文 | 張芷璇

 

“沒有什麼是一杯奶茶解決不了的事情,如果不行那就兩杯。近日,“樂樂茶”新品被指抄襲茶顔悅色引起網友一陣熱議,為奶茶界混戰再添一把火。

 

 

故事還要從“樂樂茶”新品撞車“茶顔悅色”說起。

 

9月21日晚,作為茶飲屆頭部梯隊的LELECHA“楽楽茶”(下文簡稱“樂樂茶”)在其公衆号平台發布了與“三隻松鼠”聯名推出新品“堅果茶宴”系列(楽楽茶×三隻松鼠 | 喝一杯唐朝宮廷堅果茶,不亦樂乎!),企圖掀起一股“堅果+中國風”茶飲的熱潮。沒想到卻被光速打臉抄襲長沙茶飲品牌“茶顔悅色”(以下簡稱“茶顔”)。

 

 

有網友制作了二者的對比圖,指出樂樂茶此次新品與茶顔的産品中不僅在外觀風格、包裝、配方上非常近似,就連名字也大同小異。

 

 

如圖顯示兩款茶飲在以下幾個方面确實具有肉眼可見的相似。

外觀風格上:都是中國風圖案;

 

配方上:都是“茶底+鮮奶+奶油”;

 

名稱上:茶顔“聲聲烏龍”VS樂樂茶“卿卿烏龍”、茶顔“幽蘭拿鐵”VS樂樂茶“胭脂拿鐵”、茶顔“抹茶葡提”VS樂樂茶“葡萄抹茶”、茶顔“桂花弄”VS“桂花陌”。

 

 

随後,“茶顔悅色”迅速對此作出回應,一句“忙着忙着好像也就不氣了”,讓衆多網友忍不住變身茶顔的“事業粉”

 

 

而“樂樂茶”官方則尚未對此作出回應。

 

雖然茶顔“不氣了”,但是網友們的怒氣并不是一杯奶茶能解決的。反而“扒”出了更多樂樂茶涉嫌“抄襲”的信息。包括抄襲喜茶Logo及口号,仿照“萬物皆可波波冰”,推出“萬物皆可樂樂茶”;抄襲“奈雪的茶”的“超級榴蓮王”歐包、抄襲Coookie的外觀包裝等等。

 

 

“東抄西抄”中隐藏着哪些IP侵權風險

 

 

網友控訴樂樂茶“萬物皆可抄”,那麼在這些所謂“抄襲”的情境中,是不是真的構成了法律語境下的“抄襲”呢?又究竟構成了哪些知識産權侵權行為呢?下面一起來跟随小編對樂樂茶的“病竈”梳理梳理!

 

No.1

奶茶配方的相似

 

 

 

奶茶的配方是不是商業秘密呢?這當然是有可能的,隻要滿足了秘密性、價值性、實用性和采取了保密措施這些要件,“獨家配方”當然可以是商業秘密。但是在目前茶飲市場原材料供應商大量趨同的情況下,想要保證配料及其比例的“秘密性”是非常困難的。有業内人士表明,隻要看一眼做法,就能夠馬上進行“複制”,并且能夠做到口味“相差無幾”。

 

況且像“茶顔悅色”這類将自己的原材料進行公開的茶飲企業也不在少數,雖然其配方的順序、比例等可能不為公衆所知悉,但是不同的茶飲店之間也并不會完全原樣複制,即便有配料比例的細小差異,也絲毫不影響對顧客的吸引程度。因而僅就商業秘密而言,樂樂茶恐怕并不會構成對茶顔悅色的侵權。這也提醒了各位茶飲屆新秀們,對于自己的奶茶配方,最好要從原材料選取的源頭就進行把控和保密,才有可能獲得商業秘密的保護。

 

No.2

奶茶名稱、slogan的相似

 

 



 

“聲聲烏龍”“幽蘭拿鐵”這些奶茶名稱以及“萬物皆可XX”宣傳slogan究竟能否獲得知識産權的保護呢?我們可以從兩個路徑來思考:

 

首先,能否獲得著作權保護?這是非常困難的,因為著作權法對于其保護的客體有着基本的“獨創性”的要求,而無論是奶茶名稱還是slogan都因為其字數過少,創造性表達空間太小,而難以達到“獨創性”的要求。

 

那麼,是否可以獲得商标法或者反不正當競争法的保護呢?這也是要滿足一定要求的。如果商家将奶茶的名稱注冊為了商标,那麼毫無疑問可以獲得商标法上的救濟。但需要警惕的是,倘若申請注冊的商标中包含了奶茶的原材料,例如“烏龍”、“鮮奶”等,則很可能因為缺乏顯著性而無法獲得注冊。

 

如果沒有,依據我國《反不正當競争法》第六條第一款第一項“(一)擅自使用與他人有一定影響的商品名稱、包裝、裝潢等相同或者近似的标識......”,可以獲得反法的救濟。也即是說,如果商品名稱或slogan達到了“有一定影響”的程度,而抄襲行為足以造成消費者混淆的,可以受到反法的規制。這就要求我們品牌商們要加強品牌運營,高知名度才能意味更高的保護力度。

 

No.3

産品設計、包裝的相似

 

 

 

别看奶茶杯子小,但卻往往傾注了設計師們大量的心血,隻為了換各位奶茶愛好者們一個回眸。例如茶顔悅色茶杯的設計就是以故宮博物館名畫IP搭配優美文案組成,先後買下宮廷畫手郎世甯、以及其他名畫的版權,共計花費上百萬。可以說,大部分的包裝都是可以達到著作權法中作品的“獨創性”高度的。但是“抄襲者”往往并不會全盤抄襲,倘若僅僅模仿前人作品的“畫風、色彩、感受”,這些通常不屬于著作權法的保護範圍。例如樂樂茶的“堅果茶飲”系列産品包裝,僅在風格上與茶顔的包裝近似,很難構成著作權侵權。

 

但是類似上述對商品名稱的保護,倘若産品的包裝達到“知名商品的包裝、裝潢”的程度,當然可以獲得反不正當競争法的保護。另外,産品的外觀還可以申請“外觀設計”專利的保護,雖然需要每年上繳維持費,但長遠看來有利于品牌取得全方位的競争優勢。

 

No.4

 産品商标的相似

 

 

 

“樂樂茶”和“喜茶”的商标一個頭像朝左,一個頭像朝右;一個叫“喜”,一個叫“樂”;二者都使用的是抽象簡筆畫。大家對于二者商标構成相似的理由似乎還挺充分,但是在商标侵權理論下對于“商标近似性”的判斷,并沒有想象的這麼簡單。不僅要對商标的“音、形、義”進行整體和單獨對比,還需要結合商标的知名度、顯著性,消費者是否會造成混淆等等因素進行綜合判斷。至少就知名度而言,由于“喜茶”和“樂樂茶”都屬于茶飲界知名的品牌,對于相關消費者而言,一般不會将二者混淆。

 

小結:通過上面的分析,有人可能會覺得好像法律提供給原創者的保護力度并不強嘛!實則不然,隻是在茶飲領域,由于大部分的品牌創業之初産權保護意識十分匮乏,這才給“抄襲者”鑽了空子,甚至連知名的“喜茶”、“鹿角巷”等品牌都先後遭遇過“山寨”。當然,通過小編在商标局網站的檢索,這些知名茶飲品牌都已經陸續提交了商标申請,逐步提高了自身的知識産權保護意識。

 

 

 

茶飲屆趨同嚴重,折射創新力不足

 

 

大量的“抄襲”行為的背後,折射出的新式茶飲行業同質化競争的困境。依據美團點評發布的《2019中國飲品行業趨勢發展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全國現制茶飲門店數達到41萬家,一年内增長74%。奶茶店數量雖然越來越多,但是消費者普遍的感覺卻是各家的奶茶從“類别”到“外觀”到“口味”全都越來越近似,幾乎沒有什麼特别之處。

 

與此同時,行業的“山寨”等惡性競争也越來越多,據南方都市報7月份的報道,“網紅品牌鹿角巷在深圳的首家門店宣布關門”。有意思的是,被網友戲稱為“萬物皆可抄”的樂樂茶官方微博,也常年置頂着這條“認準品牌 侵權必究”的微博,看來也深受“山寨”的困擾。這與茶飲行業入門門檻低、山寨橫行、品牌保護意識低等等因素都密切相關。但更重要的,是内在“創新力”的不足。

對于茶飲品牌而言,如何在如此激烈的競争和疊代下脫穎而出,唯有不斷提升企業的核心競争力,在經營模式、品牌管理、産品開發等方面不斷創新,體現企業的差異化,培養品牌的内在自信,才能獲得長足的發展。

 

正如“茶顔悅色”在聲明中所說,“無論是産品創新還是内容的風格化,都是以創造力吸引消費者,離開了“原創”,誰都走不了多遠。

 

(本文為授權發布,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0.043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