ʷѯ 
歡迎來到上海協力知識産權網!
案例報告:約定俗成的通用名稱的判斷标準
2019-06-14 00:00:00

約定俗成的通用名稱的判斷标準

——深圳廣師傅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訴廣州市白雲區棠景茶子花開餐飲店侵害商标權糾紛案

 

【判決要點】

1.判斷是否屬于通用名稱時,不僅國家或者行業标準以及專業工具書、辭典中已經列入的商品名稱,應當認定為通用名稱,而且對于已為同行業經營者約定俗成、普遍使用的表示某類商品的名詞,也應當認定為該商品的通用名稱,因此通用名稱包括法定的通用名稱和約定俗成的通用名稱。對法定的通用名稱的認定标準為是否有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而對約定俗成的通用名稱的判斷标準是相關公衆是否普遍認為該名稱能夠指代一類商品。但不管是法定的通用名稱還是約定俗成的通用名稱,均應由當事人提供證據予以證明。

2.商标近似則是指混淆性近似,即足以造成市場混淆的近似。在認定是否構成近似商标時,除了要考慮商标标識本身構成要素的近似程度外,還要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綜合判斷是否足以造成相關公衆誤認或混淆。而這種誤認或混淆,不僅包括相關公衆誤認為侵害商标權行為人的産品來源于商标專用權人,也包括相關公衆誤認商标專用權人的産品來源于侵害商标權行為人。

3.侵犯商标專用權的賠償數額,按照權利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确定;實際損失難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确定;權利人的損失或者侵權人獲得的利益難以确定的,參照該商标許可使用費的倍數合理确定。對惡意侵犯商标專用權,情節嚴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數額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賠償數額。賠償數額應當包括權利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權利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注冊商标許可使用費難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情節判決給予三百萬元以下的賠償。廣師傅公司未提交證據證明其因被侵權遭受的實際損失和棠景茶子花開餐飲店因侵權而獲得的利益的具體數額,故二審法院綜合考慮涉案注冊商标的知名度、棠景茶子花開餐飲店侵權行為的性質、情節、經營方式、規模及廣師傅公司為制止侵權所應支付的費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等因素,酌定賠償數額為15000元。

 

【案例來源】

廣州市白雲區人民法院(2018)0111民初7539

廣州知識産權法院(2019)73民終116

 

【當事人】

上訴人(原審原告):深圳廣師傅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廣州市白雲區棠景茶子花開餐飲店

 

【案情簡介】

林合廣經核準注冊了第7553509号商标。該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為第32類的啤酒、果汁、制飲料用糖漿,注冊有效期限自2011928日至2021927日。林合廣經核準注冊了第7553510号商标。該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為第30類的冰茶,注冊有效期限自20111214日至20211213日。

 201511日,林合廣作為許可方與廣師傅公司作為被許可方簽訂《商标許可使用合同》,約定許可使用商标為許可方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内核準注冊的所有商标,包括但不限于第7553509号、第7553508号、第7553510号、第15930888号;許可方式為獨占許可;許可方在此特别授權被許可方有權以自己的名義單獨在許可區域内就許可使用商品或服務上發生的任何侵犯許可使用商标的行為進行維權等;許可區域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内(不包括港澳台地區);許可期限從簽訂之日起至20251231日止;本合同由許可方、被許可方在中國深圳簽署之日起即生效。

2018419,廣師傅公司在廣州市白雲區泉景路見到一門面内容顯示有黑龍茶字樣的商店。廣師傅公司發現黑龍茶”奶茶杯子不是廣師傅公司生産、銷售或者廣師傅公司授權生産、銷售的,認為棠景茶子花開餐飲店侵犯了廣師傅公司涉案商标專用權。

 

【判決觀察】

二審法院認為,本案的争議焦點為:1.“黑龍茶是否是烏龍茶類商品的通用名稱;2.棠景茶子花開餐飲店使用被訴标識是否侵害了廣師傅公司本案注冊商标專用權;3.棠景茶子花開餐飲店民事責任如何認定。

一、關于“黑龍茶”是否是“烏龍茶”類商品的通用名稱的問題

商品名稱是指為了區别于其他商品而使用的商品的稱呼,商品名稱與商标都是由簡明的文字等元素組成、使用在商品上的商業标識。商品名稱可分為通用名稱和特定名稱。商品通用名稱是指為公衆所熟知的商品的一般名稱,即通用名稱隻是指同一類商品的名稱。

判斷是否屬于通用名稱時,不僅國家或者行業标準以及專業工具書、辭典中已經列入的商品名稱,應當認定為通用名稱,而且對于已為同行業經營者約定俗成、普遍使用的表示某類商品的名詞,也應當認定為該商品的通用名稱,因此通用名稱包括法定的通用名稱和約定俗成的通用名稱。正是通用名稱的該性質,決定了其不能用來區别同一種類的不同商品,無法起到識别商品來源的功能,因此,現行《商标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項明确規定,僅有本商品的通用名稱的标志不得作為商标注冊。對法定的通用名稱的認定标準為是否有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而對約定俗成的通用名稱的判斷标準是相關公衆是否普遍認為該名稱能夠指代一類商品。但不管是法定的通用名稱還是約定俗成的通用名稱,均應由當事人提供證據予以證明。

首先,廣師傅公司在本案中請求保護的兩個含有“黑龍茶”文字的注冊商标核定使用商品分别是第32類商品啤酒、果汁等、第30類商品冰茶。本案中,現有證據不能證實在大陸地區黑龍茶烏龍茶讀作同音,更不能證實大陸地區消費者普遍認為黑龍茶能夠指代烏龍茶類商品。根據前述分析,黑龍茶不能指代烏龍茶,從一般消費者的知識水平和認知能力出發,不會将黑龍茶與棠景茶子花開餐飲店提供的奶茶飲料質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等特點直接聯系起來,因此将黑龍茶使用在冰茶類商品上具有顯著特征,可以起到識别商品來源的作用,因此可以作為商标使用。

二、關于棠景茶子花開餐飲店使用被訴标識是否侵害廣師傅公司本案注冊商标專用權的問題

本案中,廣師傅公司明确其指控的侵權标識是“黑龍茶”圖文标識,棠景茶子花開餐飲店将前述标識使用在店鋪及飲料杯子上的行為均構成侵權。廣師傅公司請求保護的是第7553509号、第7553510号注冊商标,前述兩個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為包括啤酒、果汁、制飲料用糖漿在内的第32類商品,包含冰茶在内的第30類商品,棠景茶子花開餐飲店使用被訴侵權标識使用在冰茶、果汁等商品上,因此被訴侵權标識使用的商品與廣師傅公司在本案中兩個注冊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屬于同類商品。

根據現行《商标法》第五十七條第()項的規定,未經商标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導緻混淆的,構成侵犯注冊商标專用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标民事糾紛案件适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第九條規定:商标法第五十二條第()項規定的商标相同,是指被控侵權的商标與原告的注冊商标相比較,二者在視覺上基本無差别。商标法第五十二條第()項規定的商标近似,是指被控侵權的商标與原告的注冊商标相比較,其文字的字形、讀音、含義或者圖形的構圖及顔色,或者其各要素組合後的整體結構相似,或者其立體形狀、顔色組合近似,易使相關公衆對商品的來源産生誤認或者認為其來源與原告注冊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聯系。”第十條規定:“人民法院依據商标法第五十二條第()項的規定,認定商标相同或者近似按照以下原則進行:()以相關公衆的一般注意力為标準;()既要進行對商标的整體比對,又要進行對商标主要部分的比對,比對應當在比對對象隔離的狀态下分别進行;()判斷商标是否近似,應當考慮請求保護注冊商标的顯著性和知名度。按照上述法律及司法解釋的規定,商标相同包括完全相同和視覺上基本無差别兩種情形,後者應當理解為兩個商标達到了實質相同的程度,即二者盡管存在細小差異,但并不足以産生實質性區别。商标近似則是指混淆性近似,即足以造成市場混淆的近似。在認定是否構成近似商标時,除了要考慮商标标識本身構成要素的近似程度外,還要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綜合判斷是否足以造成相關公衆誤認或混淆。而這種誤認或混淆,不僅包括相關公衆誤認為侵害商标權行為人的産品來源于商标專用權人,也包括相關公衆誤認商标專用權人的産品來源于侵害商标權行為人。根據前述規定,分析如下:

()關于涉案标識與廣師傅公司第7553509号、第7553510号注冊商标是否相同或近似的問題

關于是否構成相同。棠景茶子花開餐飲店使用的标識從左到右為三個部分,左邊為被封閉環形圍繞的“龍”字,右邊上面為“黑龍茶”文字,三字并列排放,右邊下面為“OOLONGTEA晉朝,其中晉朝二字被方框圈住;标識分為上中下三個部分,上部為被封閉環形圍繞的字,中間為黑龍茶文字,三字并列排放,下部為“OOLONGTEA晉朝,其中晉朝二字被方框圈住。廣師傅公司請求保護的第7553509号及第7553510号注冊商标圖案相同,均由黑龍茶文字及“OOLONGTEA”組成,其中黑龍二字較大,OOLONGTEA”字較小,“OOLONGTEA”排列于字下方,字排列于字下方;字為藝術設計,即其左邊為帶胡子的男性側面頭像圖案。根據法律、司法解釋規定的上述比對原則,涉案标識與廣師傅公司上述兩個注冊商标在視覺上存在一定差别,不屬于相同商标。

關于是否構成近似。第一,從第7553509号及第7553510号注冊商标的顯著性和知名度問題。商标的顯著性又稱區别性或識别性,上述注冊商标由黑龍茶文字及“OOLONGTEA”組成,字為藝術設計圖案,“OOLONGTEA”所占比例非常小,前述兩個注冊商标構成要素黑龍茶具有固有的顯著性可以作為前述兩個注冊商标的主要部分,因此,前述注冊商标的顯著性體現在黑龍茶三個漢字上。第二,從廣師傅公司二審提交的證據分析,廣師傅公司提交的60家左右加盟店的店鋪照片、飲料杯圖片上均顯示有本案兩個注冊商标标識,其提交的誠造公司出具的證明、商标授權使用證明以及與案外人簽訂的加盟合同等證據,能夠證實本案兩個注冊商标通過實際使用獲得了一定的知名度。第三,從被訴标識的使用情況看,涉案标識所包含的“黑龍茶”文字,系最具有識别性和顯著性的内容,構成該标識的主要部分。涉案标識的文字部分與廣師傅公司第7553509号及第7553510号注冊商标的文字部分黑龍茶,其讀音和含義均完全相同,且字均采用了繁體字設計,而黑龍茶是前述注冊商标及涉案标識的主要部分。對于構成要素衆多的組合商标而言,其顯著性部分更容易為相關公衆所熟悉,因此商标主要部分相同或相似時,相關公衆施以一般注意力的情況下和隔離比較的狀态下,可能導緻混淆。故,應認定棠景茶子花開餐飲店使用的标識與廣師傅公司第7553509号及第7553510号注冊商标構成近似标識。

綜上所述,棠景茶子花開餐飲店未經廣師傅公司許可,在相同商品、服務上使用與廣師傅公司第7553509号、第7553510号注冊商标近似的商标,侵害了廣師傅公司前述注冊商标專用權。

三、關于棠景茶子花開餐飲店民事責任如何認定的問題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二條、第三條、第十五條第一款第()項、第()項、第二款的規定,棠景茶子花開餐飲店的行為構成侵權,應當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标法》第六十三條第一款、第三款規定,侵犯商标專用權的賠償數額,按照權利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确定;實際損失難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确定;權利人的損失或者侵權人獲得的利益難以确定的,參照該商标許可使用費的倍數合理确定。對惡意侵犯商标專用權,情節嚴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數額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賠償數額。賠償數額應當包括權利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權利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注冊商标許可使用費難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情節判決給予三百萬元以下的賠償。

本案中,廣師傅公司未提交證據證明其因被侵權遭受的實際損失和棠景茶子花開餐飲店因侵權而獲得的利益的具體數額,故本院綜合考慮涉案注冊商标的知名度、棠景茶子花開餐飲店侵權行為的性質、情節、經營方式、規模及廣師傅公司為制止侵權所應支付的費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等因素,酌定賠償數額為15000元。廣師傅公司請求賠償數額超過上述酌定部分的訴訟請求,二審法院不予支持。

 

 

聲明:

1、本報告基于研究價值和參考意義而選擇編輯了部分案例,但這并不代表本報告贊同法院的觀點及其判決結果;

2、本報告在對判決書或新聞資訊進行選摘編輯時,有可能存在錯訛或誤解,歡迎與我們聯系;

3、本報告将定期在《中國知識産權案例報告》中選登,請聯系上知所訂閱案例資訊。

 


0.047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