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上海協力知識産權網!
案例報告:微信表情包具有獨創性,惡意模仿侵犯著作權
2019-07-25 00:00:00

微信表情包具有獨創性,惡意模仿侵犯著作權

——騰訊訴北京青曙著作權權屬及侵權糾紛案

 

【判決要點】

涉案微信表情均為采用“黃臉表情”設計理念的卡通形象,在此基本造型的基礎上,通過眼部、嘴部、手勢等神态的變化來反映人物的不同情緒,在線條、色彩運用等方面體現出一定的個性化選擇和獨創性表達,具有審美意義,構成美術作品,受著作權法保護。原告騰訊科技公司作為涉案表情包的著作權人,基于其與騰訊計算機公司的許可合同,保留其對涉嫌侵犯著作權行為提起訴訟的權利,為本案的适格原告。

被告北京青曙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未經許可在其經營的“吹牛”應用軟件中使用了與涉案微信表情完全相同的聊天表情,侵犯了原告依法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由于本案中,原告未提交其遭受的實際損失或被告違法所得的證據,且原告主張按照法定賠償計算經濟損失。人民法院在考量了作品的類型、知名度和市場價值等因素後,酌定損害賠償額為30萬元。

 

【案例來源】

案号:北京互聯網法院(2019)京0491民初16794号

 

【當事人】

原告: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

被告:北京青曙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案情簡介】

2016年8月29日,騰訊科技公司創作完成“微信表情系列1.0”美術作品,其中包括涉案6個微信表情美術作品,并于2018年7月20日進行作品登記。2011年1月10日,騰訊科技公司授權騰訊計算機公司運營“微信”軟件及其各升級版本,并授權其專有使用相應美術作品。涉案微信表情均使用于“微信”應用軟件中。“微信”應用軟件自投入市場以來,為原告迅速積累了數億用戶群體,微信表情等功能一經推出,即獲得廣泛的反響及熱度。北京青曙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作為“吹牛”應用軟件的著作權人,在其所運營的“吹牛”應用軟件(iOS系統和Android系統)上使用了與涉案微信表情完全相同的6個聊天表情。騰訊科技公司與騰訊計算機公司将青曙公司以侵犯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為由起訴至北京互聯網法院。

 

【判決觀察】

本案的争議焦點為:一、涉案微信表情是否構成作品;二、騰訊科技公司是否為本案的适格原告;三、被告的行為是否侵害原告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以及被告應承擔的法律責任。

一、涉案微信表情構成作品

本案中,涉案微信表情均為采用“黃臉表情”設計理念的卡通形象,即用圓形黃色表示面部,在此基本造型的基礎上,通過眼部、嘴部、手勢等神态的變化來反映人物的不同情緒,生動、形象、富有趣味,在線條、色彩運用等方面體現出一定的個性化選擇和獨創性表達,具有審美意義,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四條第八項規定,構成美術作品,受著作權法保護。

而針對被告所主張的涉案“奸笑”表情與百度團隊在先設計的“滑稽”表情相同或構成實質性相似。法院認為,二者均為采用“黃臉表情”設計理念的卡通形象,“滑稽”表情與“奸笑”表情在眉毛的位置、長短和形狀,眼睛的位置、大小和形狀,以及腮紅的深淺等方面均存在客觀可識别的明顯差異,且兩表情傳遞出的情緒和含義明顯不同,這一不同亦體現在二者的命名上。因此,涉案6個表情包均具有獨創性。

二、騰訊科技公司為本案的适格原告

(一)騰訊科技公司享有涉案表情包的著作權

涉案微信表情于2018年7月20日進行作品登記,結合可信時間戳認證證書和申請信息、微信表情管理平台截圖等證據,可以形成證據鍊初步證明騰訊科技公司系涉案微信表情的作者。

針對被告提出“捂臉”、“嘿哈”、“斜眼壞笑”、和“小委屈”表情均存在在先設計的主張,由于涉案“微信表情系列1.0”于2016年8月29日創作完成,于2016年8月30日首次發表,沒有證據證明其他創作人的創作完成時間早于該創作或者發表時間。而被告進一步認為騰訊科技公司有能力修改微信表情署名信息,但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其主張,故法院對其這一抗辯理由不予支持。綜上,騰訊科技公司享有涉案表情包的著作權。

(二)騰訊科技公司為本案的适格原告

騰訊科技公司作為涉案微信表情的作者,享有涉案微信表情的全部人身權利和财産權利,且在其對騰訊計算機公司的授權書中明确載明,“在不排除騰訊科技公司使用的情況下,授權騰訊計算機公司專有使用。騰訊計算機公司可對侵犯其上述合法權益的行為單獨或與騰訊科技公司共同以訴訟和非訴訟方式進行權利救濟”。因此,騰訊科技公司僅将部分财産權利授予騰訊計算機公司,其并未放棄對涉案微信表情享有的著作權及進行訴訟的權利,其作為涉案微信表情的著作權人與本案具有直接利害關系,有權作為原告提起訴訟。

三、被告的行為侵犯了原告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應承擔相應民事責任

本案中,被告未經許可在其經營的“吹牛”應用軟件中使用了與涉案微信表情完全相同的聊天表情,被告的行為使該軟件的用戶可以在其個人選定的時間和地點獲得涉案微信表情,侵犯了原告依法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應當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根據著作權法第四十八條第一項的規定,未經著作權人許可,通過信息網絡向公衆傳播其作品的,應當根據情況,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

關于其中賠償損失的數額,由于本案中原告未提交其遭受的實際損失或被告違法所得的證據,且原告主張按照法定賠償計算經濟損失。法院綜合考慮以下因素依法酌情判定賠償數額:

1. 聊天表情是在網絡環境下對人類日常表情的藝術化形式,富有創意的聊天表情可以增加網絡用戶的聊天樂趣,産生意想不到的聊天效果,提升用戶體驗;

2. “微信”應用軟件作為即時通訊軟件,用戶量龐大,以億次計算,涉案微信表情生動、形象、有趣,作為“微信”應用軟件使用中的相關元素,亦具有較高使用量和知名度,經廣泛使用和傳播,受到廣大用戶的普遍認可和喜愛;

3. 涉案微信表情因廣泛使用和傳播而增值,從商業運營角度考量,若他人欲獲得對涉案微信表情的相應授權,需要支付更高的對價;

4. 被告運營的“吹牛”應用軟件亦為即時通訊工具,主要用于商業用途,其明知涉案微信表情在先使用且具有較高知名度,卻使用與其完全相同的聊天表情,主觀過錯明顯,且“吹牛”應用軟件的下載量和侵權範圍較大;

5. 雖然涉案微信表情富有一定創意,但創作投入和創作難度不大,且“吹牛”應用軟件已經停止使用涉案微信表情。

綜合上述因素,本院酌定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30萬元。

 

聲明:

1、本報告基于研究價值和參考意義而選擇編輯了部分案例,但這并不代表本報告贊同法院的觀點及其判決結果;

2、本報告在對判決書或新聞資訊進行選摘編輯時,有可能存在錯訛或誤解,歡迎與我們聯系;

3、本報告将定期在《中國知識産權案例報告》中選登,請聯系上知所訂閱案例資訊。


0.046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