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Ὺ¼ 2019年77期正版找生肖图,2019ʲôФ77,Сϴȫ,زʰɸ̳ʰ,׼ѡ,,̳ٷվ,͸һע,ͼФͼƬ134,ܼῪ¼等多元化来满足市场不同客户需求" /> 2019年77期正版找生肖图,2019ʲôФ77,Сϴȫ,زʰɸ̳ʰ,׼ѡ,,̳ٷվ,͸һע,ͼФͼƬ134,ܼῪ¼" /> 
歡迎來到上海協力知識産權網!
案例報告:反法與著作權法保護利益不重合,微信紅包頁面盜用可構成雙重違法
2019-07-15 00:00:00

反法與著作權法保護利益不重合,微信紅包頁面盜用可構成雙重違法

——騰訊訴北京青曙著作權權屬、侵權及不正當競争糾紛案

 

【判決要點】

涉案“微信紅包聊天氣泡和開啟頁”的顔色與線條的搭配、比例,圖形與文字的排列組合,均體現了創作者的選擇,展現了一定程度的美感,具有獨創性,構成我國著作權法意義上的美術作品。原告騰訊科技公司作為涉案微信紅包頁面的著作權人,基于其與騰訊計算機公司的許可合同,保留其對涉嫌侵犯著作權行為提起訴訟的權利,為本案的适格原告。被告經營的應用軟件“吹牛”軟件中使用了與涉案“微信紅包頁面”構成實質性相似的頁面。侵害了原告依法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

反不正當競争法是對經營中産生的競争利益的保護,與著作法所保護的利益并不重合。原告主張“微信紅包”相關頁面構成有一定影響的裝潢,具有識别商品來源的作用,法院予以支持。但涉案“微信”整體頁面僅是為了實現必要功能所需,不構成“有一定影響的裝潢”。被告的“吹牛”應用軟件與“微信”應用軟件同屬即時通訊工具,具有競争關系。其将“微信”應用軟件的相關頁面進行複制後稍加修改即用于自己的軟件的行為,不僅會造成相關公衆的混淆誤認,同時也損害了正常的市場競争秩序,構成不正當競争行為。

 

【案例來源】

案号:北京互聯網法院(2019)京0491民初1957号

 

【當事人】

原告: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

被告:北京青曙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案情簡介】

2016年12月20日,騰訊科技公司創作完成“微信紅包2017新春版”,包含“微信紅包聊天氣泡和開啟頁”。2011年1月10日,騰訊科技公司授權騰訊計算機公司運營“微信”應用軟件及其各升級版本,并授權其專有使用包含“微信紅包聊天氣泡和開啟頁”在内的美術作品。“微信”應用軟件中提供的“微信紅包”等功能一經推出,即獲得廣泛的反響及熱度。北京青曙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作為“吹牛”應用軟件的著作權人,在其所運營的“吹牛”應用軟件中也使用了相似“微信紅包聊天氣泡和開啟頁”。騰訊科技公司與騰訊計算機公司将北京青曙公司以侵犯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和涉嫌不正當競争為由起訴至北京互聯網法院。

 

【判決觀察】

本案的争議焦點是:一、被告是否侵犯了原告的信息網絡傳播權;二、被告的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争。

一、被告是否侵犯了原告的信息網絡傳播權

(一)涉案“微信紅包聊天氣泡和開啟頁”構成作品

從整體上看,涉案“微信紅包聊天氣泡和開啟頁”的顔色與線條的搭配、比例,圖形與文字的排列組合,均體現了創作者的選擇、判斷和取舍,展現了一定程度的美感,具有獨創性,依據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二條規定,構成我國著作權法意義上的美術作品。

(二)騰訊科技公司為本案的适格原告

本案中,騰訊科技公司提交的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登記證書可以證明其為“微信”應用軟件的著作權人。而在其對騰訊計算機公司的授權書中明确載明,“騰訊計算機公司可對侵犯其上述合法權益的行為單獨或與騰訊科技公司共同以訴訟和非訴訟方式進行權利救濟”,因此,騰訊科技公司本案的适格原告。

被告提出在騰訊科技公司進行著作權登記或使用前,已有與涉案美術作品相同或近似的電子紅包公開發表。法院認為,将涉案美術作品與被告提出的電子紅包聊天氣泡和開啟頁分别進行對比可知,二者顔色搭配與變化,文字、線條、圖形的排列組合與位置設計等方面均明顯相同,這些差異恰恰體現了各自創作者的獨創性表達,因此被告以此抗辯騰訊科技公司不是著作權人的主張不能成立。

(三)被告侵犯了原告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

本案中,原、被告各自的電子紅包開啟頁在組合元素、結構與布局、呈現效果等方面基本相同,區别僅在于被告的“雲紅包開啟頁”未點開頁的黃色圓形中系指紋圖樣,“微信紅包開啟頁”未點開頁的相應位置為“開”字,僅指紋與文字的區别尚不足以形成二者設計上的整體差異,故被告的3款電子紅包開啟頁與原告主張的涉案“微信紅包開啟頁”分别構成實質性相似。再将原、被告各自的電子紅包聊天氣泡進行對比可知,二者也分别構成實質性相似。

被告未經許可,在其經營的“吹牛”應用軟件中使用與涉案美術作品相近似的電子紅包聊天氣泡和開啟頁,使該軟件用戶可以在其選定的時間和地點獲得與涉案美術作品相近似的頁面,侵害了原告依法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應當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本案中,原告提交的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被告可能因侵權獲得的利潤或營業收入金額。因此,法院按照法定賠償計算,綜合考量其損害賠償額為10萬元。

二、被告的行為構成不正當競争

(一)本案中原告仍可以獲得不正當競争的法律保護

著作權法是對于作品創作和傳播中産生的專有權利的保護,而反不正當競争法是對經營中産生的競争利益的保護,二者保護的利益并不重合。原告主張“微信紅包”相關頁面構成有一定影響的裝潢,有一定影響的裝潢具有識别商品來源的作用,故原告上述主張是就“微信紅包”相關頁面尋求标記類經營成果的保護,與其主張著作權法保護的利益不同,原告可以在著作權法之外同時尋求反不正當競争法的保護。

(二)騰訊科技公司不是提起本案不正當競争訴訟的适格原告

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九條的規定,原告須與本案有直接利害關系。在不正當競争法律關系中,“直接利害關系”應從被控不正當競争行為是否直接損害特定經營者的利益來具體考量。這裡所說的“利益”應為競争利益,主要體現為對客戶群體、交易機會等市場資源的争奪中所存在的利益。騰訊科技公司雖然是著作權人,但并非上述軟件和服務的經營者。該公司既不經營,也未使用過其主張的商業标識,不能對其享有經營的利益。因此,騰訊科技公司與本案不正當競争主張沒有直接利害關系,不是不正當競争訴由的适格原告。

(三)“微信紅包”相關頁面構成有一定影響的裝潢,但“微信”整體頁面不構成

涉案“微信紅包”服務自推出以來,經過長期、持續、廣泛的推廣,取得了良好的宣傳效應,并得到用戶的廣泛歡迎和應用。“微信紅包”相關頁面的風格選擇、整體布局、色彩搭配形成了獨特的設計組合,相關公衆能夠将其與“微信紅包”及其經營者聯系起來,從而起到識别服務來源的作用。因此,涉案“微信紅包”相關頁面構成反不正當競争法規定的“有一定影響的裝潢”。

而“微信”整體頁面主要由搜索欄、好友聊天列表、功能欄(包括“微信”“通訊錄”“發現”“我”)、聊天頁面、圖标等組成,上述頁面設計僅是為了實現必要功能、操作便利、滿足用戶習慣等功能性要求,僅是軟件類産品的常規設計,沒有體現出獨特性,并未與“微信”應用軟件及其經營者形成相對穩定的指向性聯系,起到區分服務來源的作用。因此,涉案“微信”整體頁面不構成“有一定影響的裝潢”。

(四)被告實施了不正當競争行為應承擔相應民事責任

被告的“吹牛”應用軟件與“微信”應用軟件同屬即時通訊工具,均提供收發紅包服務。其3款紅包相關頁面與“微信紅包”相關頁面的基本形狀、顔色搭配、元素構成、結構布局等具體設計均一緻,各自整體視覺效果構成近似,可以認定被告使用了與“微信紅包”相近似的裝潢。被告的上述使用方式存在導緻相關公衆發生混淆和誤認的可能性,易使相關公衆誤認為“吹牛”應用軟件的提供者與“微信”應用軟件的提供者存在某種特定聯系,同時也損害了正常的市場競争秩序。因此,被告的相關行為構成不正當競争,被告對此應當承擔民事責任。

關于被告應當賠償的經濟損失具體數額,因原告未提交充分證據證明其實際損失或被告因被控不正當競争行為的獲利,法院綜合考慮“微信紅包”的商業價值和知名度、被告惡意全面模仿的情節和主觀過錯、被告軟件下載量和使用量,以及可能會造成混淆的影響範圍等因素,酌情确定賠償數額為40萬元。

 

聲明:

1、本報告基于研究價值和參考意義而選擇編輯了部分案例,但這并不代表本報告贊同法院的觀點及其判決結果;

2、本報告在對判決書或新聞資訊進行選摘編輯時,有可能存在錯訛或誤解,歡迎與我們聯系;

3、本報告将定期在《中國知識産權案例報告》中選登,請聯系上知所訂閱案例資訊。




0.042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