ƽشƽһФ 
歡迎來到上海協力知識産權網!
案例報告:篇幅較短的知乎回答,具有獨創性表達的,可以構成文字作品
2019-06-25 00:00:00

篇幅較短的知乎回答,具有獨創性表達的,可以構成文字作品
——辛骥元訴北京新片場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王嶽劍、北京微夢創科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權糾紛案

 
【判決要點】
1.知乎文字回答,雖然篇幅較短,但内容如果既不屬于思想範疇也不屬于有限表達,在文字内容的創作上體現了獨創性,屬于獨創性表達,且可以通過有形形式複制,應被認定為我國著作權法上所列舉的文字作品。
2.認定侵權成立需滿足三個要件:權利作品與被訴視頻構成實質性相似;被告具有接觸權利作品的可能性;被告關于獨立創作的抗辯不能成立。
3. 微夢公司作為新浪微博的經營者,是信息存儲空間服務提供商。被訴視頻雖發布于新浪微博,但點擊播放時跳轉至第三方網站,且并非位于新浪微博的顯著位置,在未收到相關通知的情況下,微夢公司未注意到被訴視頻并無過錯,在履行适當注意義務的情況下,不承擔相應侵權責任。
 
【案例來源】
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2018)京0108民初17683号
 
【當事人】
原告:辛骥元
被告:北京新片場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王嶽劍、北京微夢創科網絡技術有限公司
 
【案情簡介】
辛骥元(原告)為“知乎”網站注冊用戶,2016年11月24日,其在“知乎”網站标題為“有哪一瞬間讓你覺得被撩到或者成功撩到别人?”的網帖下,發表了以自己的真實經曆為内容創作的文字作品(以下簡稱權利作品):“高中的時候,我們班有個女生和我關系很好。我當時每天都會給她帶一個蘋果,還會削好了帶去。我媽問我我都是說自己吃的,搞得那段時間我媽很開心,因為我平時都懶得吃水果。然後有一天啊,我因為什麼事兒和班主任吵架來着,被趕回家了,不讓我上課,巧的是那天下暴雨,大暴雨,我本來挺開心的。但是到了下午要上課的時間,我思考了一下下,出門了,騎着電瓶車,頂着大暴雨,濕漉漉地到了學校。進門的時候是上課前自習的那點時間,班主任站在門口,看到我有點驚訝,問我說不是不讓你來上課的嗎,你來幹嘛。我沒看他,直接走進去,說我拿東西。路過那個女生座位的時候,我用身子擋着塞了一個蘋果在桌子上,然後随便在桌子裡拿了一個文件夾,出門了。出去前我看了一眼那個女生的眼睛,那個手足無措不明就裡的表情還蠻可愛的。”
2017年,原告發現新片場公司委托王嶽劍攝制的被訴視頻從人物設置、台詞、故事情節等方面均與辛骥元發表的權利作品一緻,新片場公司、王嶽劍未經許可攝制被訴視頻的行為侵犯了辛骥元對權利作品享有的攝制權;此外,新片場公司還将被訴視頻在騰訊網、優酷網及微夢公司運營的新浪微博上進行了傳播,其中僅新浪微博的播放量逾1400萬次,三被告的行為侵犯了原告對權利作品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
 
【判決觀察】
法院認為,本案争議焦點如下:第一,辛骥元對權利作品是否享有著作權;第二,被訴侵權行為是否成立;第三,三被告是否應承擔法律責任。
一、辛骥元是否享有著作權
判斷辛骥元是否享有著作權的前提是權利作品構成我國著作權法上所保護的“作品”,即屬于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内具有獨創性并能以某種有形形式複制的智力成果。
本案中,辛骥元主張權利的内容為發表于知乎網上的一段關于“有哪一瞬間讓你覺得被撩到或者成功撩到别人?”的文字回答,雖然篇幅較短,但通過一系列的人物設置及情節串聯等完整的描述了男女主角之間的愛情故事,其既不屬于思想範疇也不屬于有限表達,在文字内容的創作上體現了獨創性,屬于獨創性表達,且可以通過有形形式複制,故應被認定為我國著作權法上所列舉的文字作品。
二、被訴侵權行為是否成立
辛骥元主張被訴視頻與權利作品在人物設置和故事情節上構成實質性相似,新片場公司和王嶽劍未經許可共同拍攝和制作被訴視頻,侵害了辛骥元就權利作品享有的攝制權;三被告未經許可,将被訴視頻上傳至新浪微博等進行網絡傳播,共同侵害了辛骥元就權利作品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
法院認為,認定侵權成立需滿足以下三個要件:
(一)權利作品與被訴視頻構成實質性相似
本案中,權利作品屬于文字作品,被訴視頻則是攝制在一定介質上有伴音的系列畫面,可通過一定的方式傳播,屬于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二者雖作品形式不同,但亦存在表達上構成實質性相似的可能。
法院認為,在進行實質性相似判斷時,不能簡單的将人物設置和故事情節割裂開來進行分析,權利作品是以特定的人物設置及人物之間的特定情節設定串聯而成的完整的獨創性表達,人物設置與故事情節具有不可分割的關系。
根據辛骥元提交的比對表,權利作品和被訴視頻中均包含了“男生堅持每天削一個蘋果送給女生”“男生以自己要吃蘋果為由,母親開心兒子肯吃水果”“男生犯錯誤被班主任勒令回家後又返回學校”“男生回到學校被班主任質問後說回來拿東西”“男生走進教室偷偷給女生送蘋果”系列故事情節,上述情節通過組合編排構成了權利作品和被訴視頻的主要内容,且各個情節中均包含了人物、場景、發展經過及結果等細節,足夠具體,已經脫離了抽象的思想範疇,屬于具體的獨創性表達,應當受到法律保護。
法院認為,鑒于權利作品和被訴視頻屬于不同的作品形式,其創作手法、呈現方式亦不可能完全相同。權利作品作為文字作品僅以書面文字體現表達,被訴視頻則由畫面、台詞等動态影像表達組合而成,内容更為豐富,出現權利作品中不存在的情節,甚至在對同一情節的具體處理上存在不同均不可避免。
(二)被告具有接觸權利作品的可能性
關于接觸可能性的認定,通常隻要權利人證明作品已經在先發表,處于公衆可接觸的狀态下即可推定接觸發生,無需舉證證明産生了實際接觸。
本案中,根據證據保全公證書和當庭勘驗的結果顯示,權利作品于2016年11月24日發布于知乎網,且一直在網絡中處于公開可見狀态。結合王嶽劍自認被訴視頻的創作完成時間為2017年10月19日,故法院認定在創作被訴視頻時,王嶽劍具有接觸權利作品的可能性。
(三)被告關于獨立創作的抗辯不能成立
在“接觸+實質性相似”要件均滿足的情況下,亦不能直接認定侵權成立。
根據著作權法的相關理論,完全獨立創作完成的兩個作品,即使符合“接觸+實質性相似”的要件,也可以分别享有著作權,不必然會被認定為構成抄襲。
法院認為,被訴視頻在人物設置和故事情節上與權利作品構成實質性相似,在具有接觸可能且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被訴視頻系獨立創作的基礎上,法院認定未經辛骥元許可,将權利作品拍攝成被訴視頻并在信息網絡中傳播,使公衆可以在其個人選定的時間和地點獲得被訴視頻的行為,侵犯了辛骥元就權利作品所享有的攝制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被訴侵權行為成立。
三、三被告是否應承擔法律責任
(一)關于新片場公司、王嶽劍是否應當承擔責任
辛骥元主張新片場公司和王嶽劍共同制作并傳播了被訴視頻,構成共同侵權,法院結合以下事實進行認定:
1.根據辛骥元提交的證據保全公證書及網頁打印件,被訴視頻上标有新片場公司“小情書LOVOTE”的水印,并署名“導演:王嶽劍”。
2.根據王嶽劍提交的合作協議,協議中約定新片場公司與王嶽劍共同出品包含被訴視頻在内的網絡愛情類節目《小情書》,新片場公司負責作品的傳播發行、商業化合作,王嶽劍負責内容制作,對于有招商收入的視頻内容部分,在扣除拍攝成本和招商成本後的利潤部分,新片場公司獲得70%,王嶽劍獲得30%。以上可見,新片場公司與王嶽劍基于共同的意思表示合作創作并傳播被訴視頻,且約定了分成比例,即使雙方抗辯未實際産生分成,亦不影響雙方之間就被訴視頻所形成的合作關系。
此外,在被訴視頻的創作和傳播過程中,新片場公司和王嶽劍雖分工不同,但其共同的行為導緻了被訴侵權行為的産生,故法院認定新片場公司和王嶽劍共同侵害了辛骥元就權利作品所享有的攝制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故新片場公司、王嶽劍應當對其侵權行為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三)關于王嶽劍的申請是否應當支持
本案審理過程中,王嶽劍提出要求辛骥元賠償因逾期舉證增加的必要費用的申請。法院認為,微信聊天記錄的對話人是辛骥元與王嶽劍,且王嶽劍認可微信号yue5720497為其所有,該證據的真實性雙方完全可以本着誠實信用的原則自行核實,但王嶽劍始終不認可聊天記錄内容的真實性。
為查明案件事實,辛骥元提供載有聊天記錄的手機原件供法庭勘驗,不屬于逾期舉證的情形,故對于王嶽劍的申請,法院不予支持。
綜上,法院判決如下:
一、本判決生效之日起,被告北京新片場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侵權,即删除在優酷網(www.youku.com)上發布的被訴視頻;
二、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被告北京新片場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被告王嶽劍共同賠償原告辛骥元經濟損失50000元及合理開支13709元;
三、駁回原告辛骥元的其他訴訟請求。


 

 

聲明:

1、本報告基于研究價值和參考意義而選擇編輯了部分案例,但這并不代表本報告贊同法院的觀點及其判決結果;

2、本報告在對判決書或新聞資訊進行選摘編輯時,有可能存在錯訛或誤解,歡迎與我們聯系;

3、本報告将定期在《中國知識産權案例報告》中選登,請聯系上知所訂閱案例資訊。


0.0473s